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寻人启事 认人启事 寻物启事 失物招领 行业动态 成功案例 政策法规 留言板 博客交流 关于我们  

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城市补缺公司 它们会成为社会企业吗?


浏览量:3321    发表日期:2010/9/16来源:<<新周刊>>第328期
 

        政府并非全能选手,亦非24小时超人,在它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若干个角落,还需要类似于失物招领公司、网络遗嘱公司这样的补缺者存在——这些公司完全可能成为金钱与社会意义双赢的城市管理者。


       事实证明,政府并非全能选手。一种主流论调曾被屡次提及:全能型政府要转向有限型政府,审批型政府要转向服务型政府,高成本政府要转向高效能政府。在整个社会治理结构上,政府应归位为有限管理者与服务者的角色,在它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若干个角落,还需要类似于失物招领公司、网络遗嘱公司这样的补缺者存在。

  城市补缺公司是一把把细沙,它盯紧的多是公共服务领域那一点点罅隙里的商机,它可能是一家网络服务提供商、一家物流公司、一家养老院、一间民间智库,甚至是一家小小的跑腿公司、家政公司。
阿里巴巴是城市补缺者中的典型代表之一。这位中小网商盟军首领养育了淘宝、支付宝,甚至构建出一套网络交易的全新生态系统:网商、网货、网规。

  失物招领公司、网络遗嘱公司是城市补缺者中的小字辈儿。抛开它们具体操作中的争议不论,这个社会里头,城市补缺者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如果有一棵嫩芽,不妨给它一点阳光一点雨露,让它好好生长,而不是第一时间就认定它是稗草,加以锄除。

网络遗嘱:交29元替你保管秘密

  “生命脆弱,全球每秒有1.8人死亡,每天有155520个生命逝去。”

  一条红色消息不停在一家名为“网络遗嘱”的网站首页上跳动。网站运营者是一家隐藏在北京中关村某栋写字楼里的小公司——北京迦里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管理者8人,程序开发员十几号人,上上下下加起来不过二三十人。

  “网络遗嘱”正式上线的时机选在了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两周年之际。迦里天下运营总监罗浩解释,他们之所以要做“网络遗嘱”,是看中4亿网民的庞大市场,更是因为“生命很脆弱,每个人都曾跟死神擦肩而过,每个人都曾做过死亡假设”。许多人突然逝去,错失了将自己最重要的秘密(银行账号、密码、资产情况、情感隐私等)告之家人的机会。而中国人特有的“避讳”心理,又无法在健康时立下书面遗嘱交予家人。

  事实上,“网络遗嘱”的最早模版是英国“遗言俱乐部” (lastmessagesclub.co.uk),以及美国的“遗物守护者”、“有点害怕”、“死亡开关”、“离别的愿望”,瑞典的“网络遗嘱”等网站。英国“遗言俱乐部”创办于2007年10月,金牌会员需一次性支付250英镑(约合410美元),当用户去世后,网站会发送一封邮件给他指定的联系人,内容包含遗嘱、财务信息等。

  罗浩说,“网络遗嘱”是“人生黑匣子”,年费29元,可以保守的秘密包括:遗嘱、遗愿、财务信息、虚拟账号、情感及身份私密。用户可自设最短两周、最长一年的登录频率,如过时未登录,网站客服将会先后发送邮件、短信,拨打电话提醒,如再无消息,将最终联络到登记的指定联系人,转交所有保管的秘密。“目前接到最多的是咨询电话,咨询者大多在25—45岁间,也有几个50岁的人。”

  此前,曾有律师提出网络遗嘱无效的观点,罗浩回应:“我们只是做网络遗嘱电子备份,用户同时还会写好一份书面原件藏好,这样就不存在法律效应的问题了。”

  事实上,“网络遗嘱”不过是一个“虚拟硬盘”,两者最大的区别是,前者要付费,比较安全,到达约定条件时,会有专人转交资料。

  虽然,“网络遗嘱”一再表示自己采用了类似于“网银”的加密技术,但是你看完以下免责声明——“任何由于计算机问题、黑客攻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不可抗力而造成的个人资料泄露、丢失、被盗用或被窜改等,网络遗嘱免责”后,你还敢将人生秘密全部交予一家网络公司保管吗?

“拾金不昧”的公司

  小张半个月前丢了钱包,三天前突然接到“河南复得寻人寻物信息服务公司”(以下简称“复得公司”)电话,通知他钱包找到,但领取时需要支付一定报酬。他以为是小偷变身骗子再讹他一笔钱。“复得公司”的负责人杨金伟说,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遇到骗子了。这便是民营企业“插手公共事务”的困境。

  其实,困难在一开始便存在了。2005年,杨金伟在给失物招领公司申领执照时,工商局不批准,因为工商行业目录内没有“失物招领”这一项,最后因为有失物招领的网站,公司得以注册为“河南复得寻人寻物信息服务公司”,杨金伟的公司因为“信息服务”这一项才得以合法存在。

  “复得公司”最初与一些警察、某些路段的交通协管员、公交公司建立联系,杨金伟强调说,这些人是不收费的。但是时效性差,遗失半年之后才找到他们公司,找到失主时,很多人早就把遗失的证件补齐了,他们的工作就失去了意义。

  现在环卫工人是捡钱包的主力,他们效率很高,基本当天就能找到了,但需要支付一些报酬。杨金伟说:“20元、50元,根据包内物品的价值而定。这样他们才有积极性。”报酬一般都是失主领到东西并确认之后再给。如果是现金,“复得公司”按照40%收取费用,这个费用中就包括了给“拾金不昧者”的报酬以及“复得公司”的服务费用。杨金伟强调:“如果丢失的钱包中有10万,我们公司就要收4万的费用,找人有成本,‘拾金不昧者’也花费了时间、精力。”

  有失主不愿付钱,甚至报警说“复得公司”非法占有。杨金伟说:“说到底,我们并未占有失主的东西,只不过在失主与‘拾金不昧者’之间建立起一个信息平台。”为强调这种信息服务功能,现在“复得公司”的业务员花相当大的精力在丢失物件的信息整理上,一般失主过来领取丢失物品就是根据照片等资料确认。

  对于信息服务费用,杨金伟还是强调:“我们是一个民营企业,没有政府补贴,也没有社会捐赠的。宣传拾金不昧如果不考虑‘拾金不昧者’的利益也是不合理的。”





关闭窗口  发表,查看评论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5 - 2016 SEFD.net, All Rights Reserved